1. 主页 > 医院新闻 >

2020年全球收入TOP20药企详细分析!

Fierce Pharma近日公布了《2020年全球收入最高的TOP20制药公司》榜单。

以下是对Fierce Pharma发布的榜单《2020年全球收入最高的TOP20制药公司》进行的汇总整理以及对排名前十公司的2020年回顾。

      01强生

虽然研制成功的COVID-19疫苗是强生在2020年取得的巨大成功,但对于强生来说,这一具有挑战性的COVID-19大流行年的总体影响基本上是销售持平。总收入仅增长0.6%,达到826亿美元。

由于制药业务表现强劲,强生躲过了下跌,该业务销售额增长8%,达到456亿美元,在强生三大业务部门中领先于消费保健和医疗器械。

制药业务的增长弥补了消费保健收入1.1%的中等增长、医疗器械业务则下降了11.6%。强生将医疗器械的下降归因于大流行;潜在的患者推迟了医疗程序,拖累了公司的外科、骨科和视力业务。尽管这些领域的销售额在下半年有所反弹,但这还不足以克服上半年的赤字。

制药业务销售额领涨的是抗炎药Stelara,这是强生销售额最高的药品,收入77亿美元,增长21%。然而,在百分比增长方面,它被其他几种药物超过。例如,抗炎药Tremfya销售额增长33%,达到13.5亿美元,抗癌药Darzalex销售额增长40%,达到42亿美元。Imbruvica是强生医药投资组合中的另一个亮点,销售额增长21%,达到41.2亿美元。

在销售额下跌的药品中,由于生物类似药的竞争持续到第三年,Remicade继续下跌14%,至37.5亿美元。前列腺癌药物Zytiga也下跌了11.6%,因为它也继续被更便宜的仿制药所取代。

2021年对于强生来说将是一个特别强劲的一年,该公司承诺将提供10亿剂COVID-19疫苗,这将带来大笔收入。

强生预计2021年总收入为888亿美元,但这还不包括疫苗销售。根据与美国政府达成的协议中每针10美元的平均费用作为估计,该疫苗在2021年最终可能会为强生销售额增加100亿美元。

02罗氏

罗氏三款超级重磅抗癌产品赫赛汀、安维汀、美罗华于2020年正式在美国与生物类似药进行了第一次全年对决。

在2020年初,罗氏预计生物类似药将从其特许经营权中削减约40亿瑞士法郎。然而,到年底,全球损失达57亿瑞士法郎,其中包括美国、欧盟和日本的50.5亿瑞士法郎。

罗氏首席执行官Bill Anderson在2月的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到2021年,该公司预计将受到46亿瑞士法郎的冲击。

多发性硬化药物Ocrevus从2020年第三季度开始成为罗氏最畅销的新药。但其全年销售额为44.8亿瑞士法郎,低于行业观察家的预期,按固定货币计算,其24%的同比增长明显低于2019年的57%。

PD-L1抑制剂Tecentriq是罗氏的另一个关键增长引擎,在汇率不变的情况下增长55%,2020年的销售额为27.4亿瑞士法郎。

在新药方面,罗氏在其美国投资组合中增加了3项FDA批准。2020年7月,罗氏支付7.75亿美元预付款获得了RET抑制剂pralsetinib在美国以外地区(不包括大中华区)的独家权利、美国市场的联合商业化权利,该药于2020年9月获批。Evrysdi获批进入了日益拥挤的脊髓性肌萎缩症(SMA)市场,行业分析师认为,该药可能从SMA市场领导者渤健Spinraza手中抢走客观的份额。与此同时,罗氏神经科学另一款产品Enspryng也获得了美国FDA批准,治疗视神经脊髓炎谱系障碍(NMOSD)。

在研发管线上,Lucentis的后继产品VEGFxAng2双特异性抗体faricimab最近在2项3期试验中疗效与再生元的畅销药Eylea媲美。罗氏斥资1.2亿美元从优时比买进了一款治疗阿尔茨海默氏症的抗tau抗体UCB0107的权利,其自身还有一款抗β淀粉样抗体gantenerumab,该药之前失败过,但目前仍在2项3期研究中进行评估。

COVID-19方面,罗氏IL-6抗炎药Actemra因为早期迹象表明,该药可以抑制一种名为细胞因子风暴(CRS)的危及生命的免疫过度反应。得益于COVID-19,Actemra在2020年销售额增长了32%,达到28.6亿美元。

其他COVID-19产品推动了罗氏诊断部门的发展,尽管一些常规测试有所下降,但去年以固定汇率计算仍推动了14%的增长。罗氏在2020年总共推出了15款COVID诊断产品。相比之下,规模较大的制药部门销售额下降了8%,按固定汇率计算为445.3亿瑞士法郎,降幅为2%。

03诺华

诺华于2020年初以97亿美元正式收购TMC公司,下一步原本是确保FDA批准该项收购的核心资产PCSK9胆固醇药物inclisiran,但是COVID-19破坏了这个计划。去年12月,inclisiran获得欧盟批准,但由于疫情,其在美国的上市时间仍不清楚。

Inclisiran并不是诺华去年唯一一次在监管方面受挫。该公司还有一个目标是在2021年申请基因疗法Zolgensma的髓鞘内注射,而不是静脉注射。然而,FDA表示,它希望在现有的1/2期研究的基础上进行一个独立的关键3期试验,以考虑诺华的应用。

当Zolgensma鞘内制剂遇到困难时,罗氏推出了一种新的口服制剂Evrysdi,用于2个月及以上的SMA患者。但SVB Leerink分析师Mani Foroohar预测,Evrysdi将主要从渤健Spinraza中瓜分年龄较大患者的份额。

由于欧盟的批准和日本5月份的报销决定,Zolgensma在2020年的销售额达到了9.2亿美元,尽管COVID-19大流行,但同比增长了约150%。

诺华在2020年取得了几项胜利,将抗癌药物ofatumumab转变为FDA批准的多发性硬化症治疗药物,现在以Kesimpta品牌销售。该药被视为与罗氏快速增长的Ocrevus竞争激烈的同级对手。

到目前为止,Kesimpta的上市速度很慢,而Ocrevus的增长也在放缓。该公司称,医生们一直在犹豫是否更换治疗方法,并担心这2种药物的靶向B细胞机制可能会降低对COVID的保护或对疫苗的反应。

除了Kesimpta外,2020年5月,诺华还获得了美国FDA批准Tabrecta治疗携带MET外显子14跳过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这类患者占新诊断NSCLC病例的3%-4%。该批准,比默克竞争产品Tepmetko在美国相同适应症方面领先了9个月时间。

Cosentyx是目前诺华最畅销的药物,2020年销售额为40亿美元,在这一年,该药将放射学阴性中轴型脊柱关节炎(nr-axSpA)添加到了标签中,时间上与礼来的IL-17竞争产品Taltz不相上下。

Entresto是诺华另一个关键增长引擎,最近获得了美国FDA的一项批准,将治疗适应症扩大到射血分数保留的心力衰竭(HFpEF)。据诺华估计,该药的销售额将同比增长44%达到25亿美元。有了新的适应症,诺华预计该药峰值销售额将增加10亿美元,达到40亿-50亿美元左右。

04默沙东

在COVID-19肆虐的2020年,默沙东仍然取得了收入480亿美元的强劲业绩。销售额增长2.5%,但与2019年收入增长11%的上升趋势相比,没有什么可比性。

到2020年10月下旬,默沙东已经将其预计的19亿美元的COVID-19大流行风险调整为25亿美元。如果将这部分损失的收入加在2020年的销售数字上,可以实现8%的健康增长。

默沙东的强劲业绩要归功于免疫肿瘤学巨星Keytruda,2020年销售额达到144亿美元,增长了30%,使其有望在未来几年成为全球最畅销的药物。降糖药Januvia销售额53亿美元,比2019年减少4%。糖尿病复方药Janumet的销售额也略有下降,为20亿美元。

HPV疫苗Gardasil销售额39亿美元,比2019年增长5%,而2019年则增长了19%。

默沙东其他收入较高的产品包括水痘疫苗Varivax(19亿美元)、Bridian(12亿美元)和Pneumovax(11亿美元)。

目前,默沙东将继续努力摆脱对Keytruda的依赖,以实现多元化。去年11月,该公司收购了VelosBio,后者正在研究针对ROR1靶点的疗法。默沙东还希望能取得比收购Themis更好的结果。去年5月,默沙东收购Themis,正式加入COVID-19疫苗研发行列,但在今年1月,由于疫苗抗体滴度不理想,停止了2款疫苗V590和V591的开发。

05艾伯维

COVID-19大流行使艾尔建的医美业务面临了艰难的一年。例如,肉毒杆菌素Botox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去年同期下降了43%。但在艾伯维的领导下,除皱配方在不到8个月的时间里反弹,创收25亿美元。如果将这一数字在12个月内按年计算,这一业绩与Botox在2019年为艾尔建带来的38亿美元收入相当。

艾尔建的多款产品都表现出色,其中以Vraylar为首。这种抗抑郁药物在不到8个月的时间里为艾伯维带来的收益(9.51亿美元)超过了2019年全年(8.58亿美元)。如果用一整年的时间推算,Restasis(7.87亿美元)和Linzess(6.67亿美元)的数据超过了它们在艾尔建领导下的2019年表现。

免疫学仍然是艾伯维的主要收入来源。旗舰产品修美乐(Humira,198亿美元)可能会出现辉煌的下挫。但仍较2019年(下降4%)有所反弹(增长3.5%)。与此同时,新型抗炎药Skyrizi(16亿美元)治疗斑块型银屑病、Rinvoq(7.3亿美元)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显示出作为最终后继者的潜力。

血液癌药物Imbruvica(53亿美元)和Venclexta(13亿美元)的销售强劲,后者的数字比2019年增长了69%。

同样超过10亿美元大关的还有Mavyret(18亿美元)和Creon(11亿美元)。Mavyret曾经是一个崭露头角的巨星,但现在像其他大多数丙肝药物一样迅速衰落。

艾伯维收购艾尔建当然在估值跃升中发挥了作用,但同时发挥作用的还有免疫学后起之秀Skyrizi和Rinvoq的巨大潜力。艾伯维估计,到2025年,这2款产品的年收入将达到150亿美元。

该公司还有一些有希望的药物正在研发中,包括治疗帕金森病的药物ABBV-951,治疗脊髓损伤的elezanumab和一些肿瘤候选药物。

06葛兰素史克

GSK在研制有效的COVID-19疫苗的早期竞赛中充当配角,提供佐剂以提高其他公司候选疫苗的效力,而不是开发自己的疫苗。

不幸的是,GSK的既有疫苗和及其COVID疫苗的努力在大流行期间都受到了影响,导致其销量同比持平。

GSK与赛诺菲签署的最突出的佐剂合作协议是一项基于重组蛋白的COVID疫苗,去年12月,在50岁及以上人群开展的1/2期研究中,这款疫苗未能引发足够强的免疫反应后,合作伙伴被迫重新调整了配方。几周前,一个新的2期研究已经启动,第二季度可能会有一个3期研究。

与此同时,GSK的现有疫苗受到重创,因为消费者在大流行期间推迟了常规疫苗接种。其疫苗增长引擎-带状疱疹疫苗Shingrix,在2020年实现了10%的增长,销售额达到19.9亿英镑,但这令人失望,因为在COVID-19大流行之前,对该疫苗的需求已经超过了供应。而这还不足以抵消其老牌疫苗总销售额下降15%的影响,这些老牌疫苗在2020年共收入32.3亿英镑。

由于COVID-19疫苗接种目前正被优先考虑,GSK预计Shingrix的放缓将至少持续到2021年上半年,直到2022年才会出现真正的上升。

GSK在2020年确实有一些亮点,包括其呼吸系统产品线。三合一吸入器Trelegy收入8.19亿英镑,同比增长58%。

GSK呼吸系统增长的另一个驱动因素Nucala收入9.94亿英镑,同比增长29%。去年,Nucala获得FDA批准,治疗一种罕见病嗜酸性粒细胞增多综合征。GSK还向FDA申请批准Nucala作为治疗慢性鼻窦炎伴鼻息肉的药物。

HIV是GSK制药特许经营权的另一个支柱。在2020年,HIV业务销售额持平于48.8亿。

GSK也大力推进肿瘤研发,但这一努力并没有产生高回报。PARP抑制剂Zejula在2020年销售额同比增长48%,达到3.39亿英镑。

在消费者保健方面,GSK一直忙于将自己的投资组合与辉瑞整合,并致力于执行剥离计划,为计划于2022年的分拆做好准备。在2020年,消费者保健业务中的维生素和食品补充剂特许经营权销售额增长了10%以上。

07百时美施贵宝

在2020年,百时美施贵宝(BMS)销售额较2019年跳涨160亿美元。这是始于2019年11月一次蜕变的结果,当时BMS与新基发起了740亿美元的并购。

新基的全年销售使BMS的的收入增长了63%,最畅销的产品是来自新基的抗癌药Revlimid,销售额为121亿美元,比上年增长12%。

其他表现最好的是Orencia(32亿美元)、Sprycel(21亿美元)、Yervoy(17亿美元)和Abraxane(12亿美元)。Eliquis的销售额增长了16%,达到92亿美元,这得益于数据显示,这款血液稀释剂可以降低COVID-19患者中风和心脏病发作的风险。

但是BMS的一些药物在去年艰难挣扎。由于PD-1抑制剂继续面临默沙东Keytruda的激烈竞争,Opdivo的销售额下降了3%,至70亿美元。也有一些研究的失望,包括一项研究表明,联合化疗治疗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的疗效不如单纯化疗。

而BMS投资者知道,由于多发性骨髓瘤药物Revlimid在2022年初将面临仿制药竞争,因此该公司不能长期依赖。

尽管Revlimid即将失去独占权,但一些分析师仍在预测BMS的未来很光明。Evaluate Pharma预测,到2026年,Eliquis将是全球第二畅销药,Opdivo将成为第三畅销药。

去年,BMS还获得了FDA对多发性硬化药物Zeposia的批准,该药将在大流行后推出。

与默沙东Keytruda作战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分析人士说,由于去年FDA批准了与Yervoy联合用药的2项批准,Opdivo应该有增长空间。

08辉瑞

尽管辉瑞因其在2020年与合作伙伴BioNTech成功开发并推出了第一种COVID-19疫苗而赢得了赞誉,但其业绩受到了一系列其他事件和产品的影响。

由于剥离其仿制药业务Upjohn,辉瑞从去年TOP20的第3位跌至今年的第8位。Upjohn与Mylan合并创建新公司Viatris于2020年11月正式通过FTC,这也是Upjohn收入从辉瑞帐簿上清除的时候。

在2020年,辉瑞总收入为419亿美元,如果把Upjohn的业绩排除在外,则与去年相比增长2%。

辉瑞报告称,由于Vyndaqel、Eliquis、Ibrance、Xeljanz和Xtandi等多种药物的强劲增长,该公司2020年的营业收入增长了8%。强劲的表现帮助抵消了Enbrel、Prevnar 13和Chantix的销售下降。

涨幅最大的是前列腺癌药物Xtandi,增长22%,以10.2亿美元的销售额迈进了重磅产品行列。Eliquis增长了17%,达到49.5亿美元,Ibrance增长了9%,全年销售额为53.9亿美元。

在表现不佳的药物中,Enbrel销售额下降21%,至13.5亿美元,Chantix销售额下降17%,至9.19亿美元。

辉瑞的重磅疫苗Prevnar13的销售额同比持平,但仍贡献了58.5亿美元。COVID-19疫苗Comirnaty在去年12月获得紧急批准后,实现了1.54亿美元的销售额。

辉瑞最近将2021年的预计销售额调整为594亿至614亿美元,预计今年的COVID-19疫苗销售额将达到150亿美元左右。

随着Viatris仿制药业务合并,以及此前与GSK消费者业务合并,辉瑞计划将其mRNA经验用于未来的发现。

09赛诺菲

去年,在COVID-19大流行带来的挑战中,赛诺菲“全力制胜(Play to Win)”的新战略[要求重点关注赛诺菲成功的产品和治疗领域,包括免疫学,其中有重磅产品Dupixent和疫苗]开始取得成效。例如,仅第三季度,Dupixent就拉动了10多亿美元的销售额,比上年同期增长69%。

流感疫苗为辉瑞提供了创纪录的销售额,第三季度达到10.7亿欧元,因为COVID-19大流行使流感疫苗接种成为世界各国人民的首要考虑。

总的来说,赛诺菲在2020年的销售额增长了3.3%,达到360亿欧元。仅Dupixent就创造了35亿欧元的总收入,而在Sarclisa和Libtayo的推出和老药增长的推动下,肿瘤销售则猛增27%,达到7.98亿欧元。

另一方面,赛诺菲过去曾有过强劲表现的糖尿病和心血管药物的销售再次下滑。按照恒定汇率,该公司糖尿病销售额下降4.8%,至47亿欧元。心血管和成熟药物收入下降了8.8%,达到100亿欧元。

赛诺菲的新战略还包括了削减成本。今年2月,该公司公布2020年全年业绩时,高管表示,赛诺菲已经挤出17亿欧元成本,接近2022年削减20亿欧元的目标。该公司已将节省下来的60%用于再投资。由于已经实现了高水平的节省,该公司公司又为2022年的目标增加了5亿欧元。

10武田

2020年,武田实现了此前设定的剥离100亿美元产品的目标,以此减轻收购Shire所带来的债务负担。

由于这些交易,武田将其净债务/调整后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比率降至2020年底的3.6倍,更接近2023财年(2024年3月结束)前2倍的去杠杆目标。进入2021年,剥离热潮似乎非常活跃。

武田专注于寻找处方药新的增长机会,集中在畅销的炎症性肠病药物Entyvio。在2020年,Entyvio的收入为4030亿日元(约合37.7亿美元),同比增长21.5%。

武田的肿瘤学投资组合在2020年有喜悦也有挫折。Alunbrig获得了美国FDA批准,可用于治疗之前未经治疗的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问题是,2020日历年的销售额仅为86亿日元(合8000万美元)。

血癌药Velcade由于失去市场独占期,销量继续下滑。其4月至12月759亿日元(7.2亿美元)的销售额较2019年同期下降16.4%。

该公司希望,一些较新的癌症药物,如Velcade后续药物Ninlaro、Seagen许可的抗体偶联药物Adcetris、白血病药物Iclusig和ALK肺癌药物Alunbrig,能够填补这一空白。

COVID-19药物方面,武田的工作集中在一种名为CoVIg-19的高免疫球蛋白产品上,这种产品是通过浓缩从COVID-19康复的患者捐献的血浆制成的。

此外,武田正在2个3期平台试验中测试其遗传性血管性水肿药物Firazyr及其后续药物Takhyzro的静脉制剂。希望这2种药物中的一种能够帮助控制一些COVID患者的危险炎症反应。

更重要的是,武田已经签约帮助疫苗开发商将他们的疫苗带到日本。它将帮助分发Moderna的mRNA疫苗,并将在日本开发、制造和销售Novavax的纳米颗粒疫苗NVX-CoV2373。

同样在疫苗方面,武田计划很快申请批准其登革热疫苗TAK-003。在计划于2024财年前推出的十几种新药中,武田称,有一款药物可能带来超过100亿美元的峰值销售额。

11阿斯利康

AZ在COVID-19大流行的情况下实现2位数的销售增长,部分原因是其前十大畅销药物中只有2种是在医疗机构使用的。该公司也是为数不多的获得COVID-19疫苗授权的公司之一,同时也在2020年签署了生物制药全球最大规模的并购交易。

PD-L1抑制剂Imfinzi是AZ产品组合中在医疗机构使用的2种TOP药物之一,实现了稳定的收入增长。该药于2017年首次获得批准,收入增长39%,达到20.4亿美元,大部分收入和增长潜力来自于在3期非小细胞肺癌中的应用。

在AZ的产品组合中,哮喘老品牌药Pulmicort(吸入性布地奈德)是在医疗机构使用的另一种顶级药物。2019年,该药仍以2位数的百分比增长,但COVID-19导致患者到雾化中心就诊的人数急剧减少。这导致了去年Pulmicort的收入急剧下降,销售额下降了32%,至9.96亿美元。

除Imfinzi外,肺癌靶向药Tagrisso以及与默沙东合作的PARP抑制剂Lynparza,这2款药物是驱动AZ去年产品销售额同比增长10%至258.9亿美元的重要驱动力。Tagrisso销售额增长36%达到43.3亿美元,而Lynparza增长48%达到17.8亿美元。

这些药物构成了AZ业务的支柱,但公众对该公司的关注最近集中在其COVID-19疫苗AZD1222上。近期,AZ疫苗因为少数接种者发生静脉血栓而引发的担忧,导致数个欧洲国家一轮疫苗暂停接种。

在COVID疫苗风波的旋风中,AZ公布了2020年生物制药全球最大的收购案,计划390亿美元收购罕见病公司Alexion。这笔交易给了AZ一些上市的药物,主要是补体抑制剂Soliris和Ultomiris。2020年,Alexion实现销售额60.7亿美元,比2019年增长21.6%。

12拜耳

Fierce Pharma的年度制药排名并未涵盖拜耳的作物科学业务。制药方面,最畅销药物Eylea和Xarelto正面临着专利悬崖。今年1月,该公司公布了新的数据,显示在雄激素剥夺疗法(ADT)的基础上使用Nubeqa治疗前列腺癌可以延长患者的生命。

就在同一个月,一些不太好的消息缓和了这种积极的解读,英国和德国的成本监督机构因价格和数据限制问题否决了拜耳的“广谱(tumor-agnostic)”抗癌药Vitrakvi。

和许多制药商一样,拜耳在2020年初,第一季度的表现好于预期,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Xarelto的库存增加。

拜耳在第一季度表现强劲的同时,在第二季度出现了放缓,这一情况在COVID-19大流行时期为许多公司所熟悉。尽管如此,眼科药物Eylea依然坚挺,销售额仅下降了6%,这一数字与罗氏和诺华竞争产品Lucentis下降25%的销售暴跌记录要小得多。同样在第二季度,得益于中国、俄罗斯和德国销量的增长,Xarelto销量增长了5%。

不包括拜耳的作物科学业务,该公司2020年的收入为225.6亿欧元(257.1亿美元),略低于2019年的237.1亿欧元(265.9亿美元)。制药销售总额下降1.5%,至172.4亿欧元。拜耳表示,COVID-19的限制对其眼科和女性健康业务尤其不利,尤其是在2020年上半年。

与此同时,拜耳在2020年试图参与COVID-19的战斗,尽管其捐赠的300万片抗疟药物羟氯喹结果是时运不济。今年年初,该公司表示将帮助德国同胞CureVac将其开发的mRNA疫苗推向市场。

在其他方面,拜耳一直致力于2018年公布的重组计划。2020年7月,该公司76亿美元收购动物健康公司Elanco获得了反垄断许可,而该公司在10月表示,COVID-19的压力将迫使到2024年需要额外削减成本超过15亿欧元(18亿美元)。

13安进

安进的核心产品Neulasta、Neupogen和Sensipar在2019年都失去了市场独占权,但该公司在生物类似药领域也有几次自己的尝试,并在去年获得了回报。此外,安进最近推出了一些强劲的新产品,并有望在管线上获得成功。

由于关键产品的巨大销量增长,安进在2020年实现了7%的收入增长。例如,偏头痛新药Aimovig仅在第四季度就实现了21%的销量增长,销售额同比增长24%达到3.78亿美元;骨质疏松症药物Evenity的销售额猛增85%,达到1.91亿美元。

生物类似药业务也表现出色,Amgevita是艾伯维畅销免疫学药物Humira的生物类似药,其销售额同比增长54%,达到3.31亿美元,是欧洲处方量最大的生物类似药。随着今年更多市场采用生物类似药,安进预计增长将继续。

其他方面,安进口服抗炎药Otezla在2020年表现出色。即便是在COVID-19导致医生就诊量大幅放缓的情况下,该药年内处方量增长了13%。

安进的管线中有2个知名度很高的首创药物,这可能有助于推动其未来的增长。KRAS靶向抑制剂sotorasib目前正在接受FDA的审查,该药开发用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此外,与阿斯利康合作的TSLP抑制剂tezepelumab最近在哮喘治疗方面发布了积极的数据。

COVID-19方面,2020年9月,安进与礼来合作,扩大用于治疗COVID-19的抗体候选药物的生产规模。2020年12月,该公司与武田和UCB合作开展了一项临床试验,旨在确定包括Otezla在内的3种现有药物是否能抑制一些COVID患者所经历的危险炎症反应。

14吉利德科学

自2015年创记录的326亿美元之后,吉利德近年来的销售额持续急剧下滑,这令该公司及其投资者感到震惊。但在2020年,吉利德营收数据为246.9美元,较2019年增长了10%,表明该公司的自由落体最终可能出现在后视镜中,至少目前如此。

去年的激增很大程度上可以归因于COVID-19药物的突然成功。吉利德的药物瑞德西韦(Veklury)实现了28亿美元的销售额。

虽然吉利德在药物方面的好运出乎意料,但其抗艾滋病药物的表现并不令人惊讶。虽然面临GSK的挑战,但吉利德仍然掌控着艾滋病市场,其畅销药Biktarvy的销售额达到73亿美元,比2019年增长了53%。部分原因是由于Biktarvy的主导地位,该公司的一些其他HIV药物出现了销售下滑,包括Genvoya(33亿美元)和各种基于Truvada的产品(23亿美元),它们面临着新的仿制药竞争。但Descovy (19亿美元)和Odefsey(17亿美元)实现增长,并有进一步增长的潜力。

所有这些加起来,为吉利德HIV业务带来了169亿美元的销售额,占公司总收入的69%。与此同时,不出意外地,吉利德的丙肝销售额下降了30%至21亿美元,这反映了几年来这些药物的发展趋势。

在2020年,吉利德认真地投入了超过270亿美元的生物技术投资,大大小小。斥资210亿美元收购Immunomedics是该公司历史上第二大并购交易,这笔收购带来了前景看好的乳腺癌药物Trodelvy。此外,斥资49亿美元收购Forty Seven获得的血癌抗体药物magrolimab,预计将于明年上市。

15礼来

去年,礼来的销售额达到245.4亿美元,较2019年的223.2亿美元增长10%。该公司COVID-19抗体bamlanivimab在第四季度带来了8.71亿美元。该公司的增长中很大一部分是专注于增加销售量。总的来说,去年该公司的销售量增长了15%,但实际价格却下滑了5%。

除了bamlanivimab外,礼来自2014年推出的药物继续为公司带来增长,约占礼来去年总销售额的一半。这些药物包括2型糖尿病药物Trulicity,这是其最畅销的药物,另外还有免疫学重磅药物Taltz和偏头痛预防药物Emgality。除去礼来的COVID-19抗体疗法,该公司去年的全球收入增长了6%。

与此同时,该公司2020年在股市上表现突出。去年,礼来是制药公司市值涨幅最大的公司之一,投资者在2020年将礼来的市值提升了28%,达到1615亿美元。

礼来很快开始研究有助于对抗COVID-19的药物。这项工作得到了回报:bamlanivimab去年获得了FDA的批准,并带来了可观的收入。Bamlanivimab和另一种抗体etesevimab的联合应用最近提供了迄今为止最强的COVID-19治疗数据,将住院和死亡的风险降低了87%。

以前被批准用于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药物Olumiant在COVID-19治疗中也显示出良好的前景。在需要补充氧气或机械通气的住院病人中,这种药物与吉利德的抗病毒药物联合使用,赢得了FDA的紧急批准。

除了目前投资组合的表现外,该公司最近几个月也发布了积极的管线消息。其阿尔茨海默候选药物donanemab今年1月公布了2期阳性顶线结果,但3月份的完整数据令投资者失望。礼来的糖尿病候选药物tirzepatide在降低血糖和减轻体重方面疗效超过了诺和诺德Ozempic,但分析人士认为诺和诺德的药物在市场上仍然具有竞争力。

16勃林格殷格翰

尽管COVID-19大流行使去年无数种药物的销售额大幅下降,但BI不仅成功维持平稳,而且使收入增长了3%,达到222.9亿美元。根据该公司的年报,扣除外币因素后,净销售额同比增长5.6%。

这一业绩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其2型糖尿病投资组合,尤其是重磅产品Jardiance,其2020年的销售额增长了15%,达到28.2亿美元,该药在2019年的销售额约为24亿美元。在这一年中,Jardiance紧随阿斯利康的竞争产品Farxiga的脚步,在心力衰竭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尽管在糖尿病方面也有一些挫折。

另一种使BI在2020年实现强劲业绩的药物是特发性肺纤维化药物Ofev,销售额增长38%达到23.4亿美元。该公司已寻求在一系列极为罕见的肺部疾病中开拓Ofev的销售市场,并在2月份通过FDA的扩大批准,治疗一系列具有进展表型的慢性纤维化间质性肺部疾病(ILD)患者。BI当时表示,该批准涵盖了ILD患者总数的18%-32%,其中包括约200种可能导致肺组织不可逆疤痕的疾病。

与此同时,勃林格对中国的押注在2020年初获得了回报。去年1月,该公司的中国生物制药基地成为上市许可持有人(MAH)制度下第一家生产一种已获准药品(百济神州抗PD-1检查点抑制剂tislelizumab)的CDMO。

2017年,BI在中国投资7700万美元的工厂首期开工,配备了一个一次性生物反应器,能够处理2000升的临床供应或商业生产。BI工厂的设计,还可以根据需要,增加额外的2000升一次性生物反应器和灌封完成能力。

17诺和诺德

在2020年初,诺和诺德专注于将其备受期待的口服降糖药Rybelsus投放市场。该药在2019年9月获得了FDA的批准,但该公司在通过付款人谈判的过程中,并没有立即投入全部营销力量支持该产品的上市。在该药投入市场后,COVID-19大流行来袭。尽管如此,Rybelsus在上市的第一整年里创造了3亿美元的收入。

与此同时,诺和诺德的注射型GLP-1药物Ozempic销量在2020年飙升。该药去年的收入约为34亿美元,超过了该公司较老的GLP-1药物Victoza,后者的收入约为30亿美元。在2019年,Victoza的销售额几乎是Ozempic的2倍。

在关键的GLP-1特许经营权之外,诺和诺德胰岛素销售额以固定汇率计算下降了3%,部分原因是实现价格下降以及美国的新立法迫使公司向医疗保险提供更大的折扣。随着越来越少的患者开始接受治疗,这场大流行也影响了诺和诺拓的减肥药Saxenda的增长。

展望未来,诺和诺德最近公布了Ozempic治疗肥胖症的有力数据,可能与礼来会有一番激烈的较量。在诺和诺德的3期试验中,Ozempic持续治疗68周,有三分之一的患者体重减轻了20%以上。礼来tirzepatide也发布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数据,但分析师认为,诺和诺德Ozempic仍然能够在市场中占得一席之地。

18梯瓦

2020年,梯瓦实现167亿美元的收入,略低于2019年的168亿美元。该公司将短缺归因于其多发性硬化症畅销药Copaxone的持续下降,以及某些肿瘤和呼吸系统产品的收入下降。此外,COVID-19也对销售额带来了影响,这不足为奇。

不过,COVID-19大流行对梯瓦来说并不全是坏事。该公司受益于其仿制药和OTC产品的储备,第一季度销售额达1亿美元。在3月份,梯瓦承诺向美国供应羟氯喹,约向美国各地的医院提供了1600万剂羟氯喹。

梯瓦疫情期间专注于2项内部资产的扩张计划。在经历大力削减成本之后,梯瓦将偏头痛药物Ajovy和亨廷顿治疗药物Austedo作为2020年潜在的销售推动力。在当年的2月份,2020年这些药物的预计销售额分别将达到2.5亿美元和6.5亿美元。

2020年1月,Ajovy自动注射器获得美国FDA批准进入市场,梯瓦报告称,第二季度北美的Ajovy销量猛增了50%。总的来说,Ajovy在2020年创造了1.83亿美元的收入。梯瓦在其全年盈利报告中预测,该药在2021年的销售额可能达到3亿美元。

Austedo全年收入6.38亿美元,与预期接近。在2021年,该药的销售额可能达到9.5亿美元。然而,2020年2月,由于Austedo治疗抽动秽语综合征患儿的一项2/3期研究和单独的3期研究中失败,梯瓦扩大该药适应症的计划受挫。

19渤健

渤健阿尔茨海默氏症药物aducanumab或许会成为其未来重磅产品。该药在2019年的一项试验中失败,但对数据进行深入分析后复活。渤健已将aducanumab提交FDA审查,最后期限是6月份。这对已经受到竞争压力伤害的渤健来说,可能是个巨大的胜利,也可能是另一个重大挫折。

与此同时,在商业方面,渤健在2020年举步维艰。该公司全球销售额为134.4亿美元,较2019年的143.8亿美元下降6.5%。

在罗氏和诺华的竞争中,渤健的脊肌萎缩症药物Spinraza的销售额从21亿美元略降至20.5亿美元。

但从长远来看,渤健正指望着其管线中能够不断诞生新药。除了aducanumab外,该公司还在开发生物类似药、无脉络膜症和中风的候选药物。该公司去年签署了几项开发协议,旨在加强其管线,其中包括与Sage的数十亿美元的交易。

渤健在生物类似药领域也很活跃:其生物类似药去年创造了近8亿美元的收入,该公司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出Lucentis生物类似药。

20安斯泰来

得益于近年来的行业整合,安斯泰来在2020年以超过110亿美元的销售额排名第20位。

2020年第一季度,安斯泰来创造了3123亿日元,约28.7亿美元的收入。然后,在2020年剩下的时间里,该公司的销售额达到9409亿日元,合86.3亿美元。加在一起,2020年全球销售额达到115亿美元。

虽然COVID-19在2020年给公司带来了挑战,但安斯泰来确实取得了一些胜利。2020年2月,该公司和西雅图遗传学公司(SeaGen)的抗体偶联药物Padcev在治疗晚期膀胱癌方面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成果,促使SVB Leerink分析师Andrew Berens将该药的最高销售预期上调至58亿美元。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百康医疗是针对民营医院医疗器械耗材设备招商代理批发,以“全科室医疗器械”为主的直销性优质供应商,全国服务热线:400-027-9533 网站制作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