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医院新闻 >

孙立忠:新时代优秀的心外科医生,不能只会“开刀”【科室100人】

心脏,曾是手术刀难以触及的禁区,心脏受损的人往往只有死路一条。历经半个多世纪,人类挑战这一禁忌的尝试从未停止,心脏外科手术让一颗颗即将停止跳动的心脏终于迎来重生的希望。

 

随着经济水平的快速发展,尤其是国民生活水平的提升、患者需求发生变化、微创介入技术的出现,传统心脏外科手术在时代发展的洪流中历经着“蜕变”,开胸手术已不再是临床心脏类疾病治疗的唯一选择。

 

“以前,心外科医生会开刀就行。现在,社会在进步,科技在发展,心外科医生必须与时俱进,既要会开刀,也要会使用导管、仪器设备等,充分接收和运用新技术。”孙立忠表示。

 

新时代心外科医生的画像是怎样的?心外科医生如何应对当下的挑战?成为一名新时代的优秀心外科医生,需要具备哪些品质?近日,心外科学科带头人孙立忠教授接受了动脉网专访,他结合自身的经历,发表了对于如何塑造新时代心外科医生的观点。

 

孙图片2.jpg

孙立忠

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华医学会心胸外科分会候任主任委员。从事心血管外科临床工作37年,独立完成心血管外科手术上万例,是我国心血管外科完成手术例数最多、病种最全的专家之一。首创的主动脉夹层细化分型和主动脉弓替换加支架象鼻手术(“孙氏手术”),极大的推动了中国主动脉外科的发展。

 

忆往昔

心外科医生要有负重前行的坚持

 

在医学界,心外科无疑是难度最高和风险最大的科室。对于心外科医生来说,成就感和挫败感,常常只是一台手术的距离。

 

孙立忠介绍,中国的心外科发展缓慢,上个世纪50年代左右才开展体外循环,心脏手术在首都北京以及省份大城市都开展的极少,直到70、80年代以后,才逐渐普及。当时的心外科,是只有在外科表现非常出色的医生,才有机会进入。

 

1983年,孙立忠以优异的成绩从医学院毕业,随后被分配到当时国内最大的一所心血管病专科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成为一名心外科医生。怀揣着救死扶伤的崇高理想,孙立忠对自己的工作充满了激情和抱负。而那年参与的第一台主动脉手术,却给了他重重一击。

 

一名20多岁的小伙子,因患有主动脉瘤住进了阜外医院,由于病情严重,当时院里没有医生敢为他做手术。后来,有一位知名的国外专家来阜外医院讲学,医院便请他主刀手术,孙立忠作为住院医生参与其中。不幸的是,这场手术失败了。

 

这名患者与孙立忠年纪相仿,住院期间孙立忠作为主管医生一直在医护他,较多的交谈和沟通建立了真挚的医患“友情”。看着手术室满地的鲜血,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力感爬上孙立忠心头,孙立忠告诉我们,有一瞬间他甚至想要放弃这份工作。

 

“但是心里的另外一个声音说,如果能找到更好的技术,更好的治疗方法,是不是就能救下他,让他活下来……”孙立忠说道。

 

抛却悲伤,立足当下,他给自己重新定了新的信念和目标。“坚持下来,然后去努力救治更多的人。”

 

“坚持”二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阜外医院,孙立忠几乎一天24小时奔走于病房和手术室,跟着老师一刻不松懈地学习。他深谙,只有牢牢打好理论基础和具备丰富的临床经验,才能成为一名好医生。

 

在心血管外科当中,大血管疾病手术相比心脏外科手术对于医生的要求更高。

 

从一名小小的住院医生到大血管学科的带头人,孙立忠在心血管外科领域做了很多突破。其中,在科研方面,他承担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国家科技部课题、“十五”攻关课题等数十个课题,取得了多个临床成果奖项。

 

在临床技术方面,发明了多项主动脉手术关键技术及设备,使手术死亡率大大降低,拯救了无数的患者的同时,让中国的主动脉治疗技术走向了世界舞台。

 

1994年,在土耳其进修的孙立忠发现当地的医务人员在做主动脉手术时使用右腋动脉插管技术进行脑灌注来保护神经系统,在看到突出的效果后,他回国后立即将这一技术引入国内,并创造性地运用到体外循环兼选择性脑灌注,这一应用使得主动脉手术的神经系统并发症大大降低。

 

此外,孙立忠和团队针对主动脉手术术中出血这一痛点问题,研发出血泵法自体血液回收和快速回输技术,不但使得主动脉手术的库血用量减少了30%以上,脏器血供也得到了保护。

 

类似这样的改进和创新还有很多。这些充满光环的成果,没有负重前行的坚持,是难以达到的。

 

“只有通过不断地学习、不断地突破、再加上持之以恒的韧力,才有可能成为一名真正优秀的心外科医生。”孙立忠说道。

 

孙4WechatIMG140.png

 

论当下

心外科医生要有迎接新技术的姿态

 

心外科的创立和发展历尽艰辛,有着几代人呕心沥血。过去动脉瘤患者难以救治,而今已经成为了临床的普通手术。不只是动脉瘤,像心脏冠脉搭桥术、瓣膜成形术、瓣膜置换术、主动脉夹层手术等,已经成为常规手术。

 

2017年的中国心血管病报告中披露,我国有着2.9亿的心血管疾病患者。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发展,心血管患病人数还在不断升高。近年来,介入治疗技术迅速发展,凭借着创伤小、效果好受到患者追捧。由于其对于临床具有极大的价值,当下介入医学已与外科和内科并称为临床三大支柱性学科。

 

能够采用介入治疗的疾病种类非常多,几乎包括了全身各个系统和器官的主要疾病,其优势主要在于血管性和实体肿瘤的微创治疗。介入治疗的技术可以分为血管性介入技术和非血管介入技术。例如治疗心绞痛和急性心肌梗死的冠状动脉造影、溶栓和支架置入就是典型的血管性介入治疗技术。

 

介入技术很好地解放了外科医生的双手。对于患者来说,无需被开腹开胸等形成大创伤,心理上也能更好地接受,愿意为介入技术买单。介入治疗的发展带动相关医疗器械需求上升,在不同细分领域其技术发展成熟度不同。就国内市场而言,冠脉和大动脉的心血管介入器械的成熟度最高,国内产品市场占有率也最高。

 

介入治疗的大趋势下,很多过去传统外科开胸手术浴血奋战的历史正逐步翻页。

 

“当下的心外科医生会开刀,还不够。”孙立忠指出。技术的革新,必然会给心外科医生带来了巨大的挑战,而心外科医生必须自己推着自己前进,要既开得了刀也拿得了导管,充分迎接新技术。因为越来越多的患者希望能够得到更小创伤的治疗,医生需要根据患者的需求进行改进,做到与时俱进。

 

孙5WechatIMG141.png

 

许未来

心外科医生要有不满足现状的探索精神

 

探索精神,放在孙立忠身上就是“爱琢磨”。不管是难度大的还是难度小的,他时刻都在琢磨如何才能将手术做的更好,让患者少受疾病之苦。

 

广泛的主动脉病变,特别是累及升主动脉、主动脉弓和降主动脉的病变仍然是心血管外科面临的巨大挑战。尽管应用深低温停循环和选择性脑灌注等技术,主动脉弓部替换的死亡率和并发症发生率大大降低,然而一期置换升主动脉、主动脉弓和远端降主动脉不仅死亡率高,而且面临诸多的手术并发症。

 

1983年Borst首次提出先行升主动脉和主动脉弓置换,并在降主动脉内置入一段游离的人工血管,在二期胸降主动脉手术时即可在左锁骨下动脉以远操作完成且不再需要深低温停循环,这一技术被称为象鼻手术。

 

1988年,孙立忠引入象鼻手术。在开展临床手术时,他发现,象鼻手术的效果在我国主动脉夹层患者的手术治疗上不是特别理想。经过几年研究,2003年,孙立忠等根据我国主动脉疾病的形态学特点,应用自主研制的支架人工血管,开发应用新的主动脉弓替换和支架象鼻手术,即“孙氏手术”。

 

孙氏手术适用于治疗复杂型主动脉夹层、累及主动脉弓和弓降部的广泛主动脉病变。它不仅简化了手术过程,而且在减少术后出血、提高远端假腔闭合率、降低再手术率等方面效果更好。

 

十多年过去了,孙氏手术被公认为是治疗复杂型主动脉夹层以及累及主动脉弓和降主动脉扩张病变的标准术氏,同时也是我国大血管外科发展的重要里程碑。目前,已经在全国上百家医院推广应用,并完成了数万例的临床救治。

 

从1998年的一个想法,到2003年的孙氏手术的面世,孙立忠身上的探索精神令人钦佩。也正是他的探索精神,让中国大血管外科走向世界。

 

孙立忠指出,临床工作中,仍有着许多未知的疑难问题,这些是医生探索与发现的起点。医学就是要勇于探索,不懈探索,只有这样,才能推动医学的整体创新和进步。

 

最后,针对心外科医生的成长方向,孙立忠给出了几点建议。他说,在国外,心血管外科医生的成长时间比其他专科医生都要长。一般来说,在成为心血管外科医生以前,要做普外科、普胸科,基础非常过硬以后才能做心脏外科医生;在我国,由于实践机会在减少,年轻医生的学习曲线加长。

 

对于年轻一代的心外科医生,孙立忠建议,在不断做好扎实的理论+实践的同时,要在优秀的老师带领下,历经5—10年的锤炼,一定有机会成长为一名成熟的心外科医生。

 

而面对时下这些挑战时,要学会开阔思维,拥抱变化。比如新技术出现以后,不能墨守成规,要有很强的自主学习能力,大胆尝试。

 

“目前心外科手术一年只完成了20万例,意味着还有大量的患者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希望未来能完成50-80万例,这是比较理想的状态。”孙立忠指出,心外科发展的路还很长,需要一代一代年轻的心外科医生地接力下去。

 

孙10WechatIMG146.png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百康医疗是针对民营医院医疗器械耗材设备招商代理批发,以“全科室医疗器械”为主的直销性优质供应商,全国服务热线:400-027-9533 网站制作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