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医院新闻 >

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刘朝亮:治病救人是理想,是工作,也是生活【科

天还没有亮,刘朝亮就到了医院,开始一天的工作。深夜街头醉酒晚归的人出现,刘朝亮才回到了自己的家。

在长达700多天的时间里,刘朝亮都过着这样的生活。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我都没有见到过太阳。”

 

在那两年里,刘朝亮每天都忙碌于接诊、查房、手术,并乐此不疲。

缺乏时间的刘朝亮,曾被朋友吐槽“外科医生难请”。与朋友聚会时,一接到医院电话他就需要马不停蹄地赶回。工作日和休息日、上班和下班,对于他来说几乎没有区别。

 

起初,来自身边朋友的抱怨也让他感到不被理解。但数年如一日的治病救人,让他身边的人理解、认可了他的工作,并开始打心眼里佩服他。


长年累月的高强度、高压力工作,让不到四十岁的刘朝亮教授,出现了扎眼的白发。与大多数心血管外科医生一样,身体处于亚健康状态的他也患有高血压。但他并没有多少抱怨。


治病救人,是他的理想、他的工作,也是他的生活。
 

理想


从懵懂状态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心外科医生,刘朝亮所走过的道路多少有些不同。

从小就充满好奇心的他,常常喜欢追根究底。遇到充满挑战的事物时,他总相信自己能够像别人一样,做出一样的成就。在报考时,极富挑战性的医学便成为了他的首选目标。就读山东济宁医学院临床专业的他,在2004年毕业后留在了山东省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工作。

此时,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正迎来蓬勃发展期。医院正在开展建设的心外科室,让刘朝亮与同年资医生激动不已。同年,医院针对先心病患者的爱心助医项目更是登上了《焦点访谈》栏目。周边发生的一切都在吸引着他,让他渐渐走向了心血管外科这个影响他一生的科室。

但让他最终下定决心的,却是一件“小事”。2006年的一天,一个身患先心病的小患者在术后玩耍时,出现了憋痰喘不上气的情况,由于无法及时找到吸痰器,他采用了口对口的方式将孩子的痰液吸出,脸憋成紫色的孩子瞬间哭了出来。而孩子的母亲、爷爷奶奶则在他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向他表示感激。备受触动的他,怀着巨大的成就感毅然决然地走上了这条道路。

2010年,刘朝亮晋升为主治大夫。在医院选派下,同年4月,他前往安贞医院进修,师从黄方炯教授,开始学习冠脉搭桥手术。那时,他已在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参与近1000台手术。他甚至不无调侃地说到,“参加手术的那几年时间里,忙到没有多余的时间谈朋友”。

由于只有1年进修时间,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那种感觉就像深入宝山,但可能会空手而归。”为了学会更多东西,一年时间里,他都没有回过宿舍,而是选择了呆在病房。直至今天,他仍然十分清晰地记得医院开展过哪些手术。前期的手术量积累,也让他得以在安贞医院的进修中快速成长,并接触到主动脉夹层等手术。

 

图片1_副本.jpg

 

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心外二科医疗组长、副主任医师,2020年盘古年度人物奖获得者刘朝亮教授

 

对心血管领域的兴趣,让他对人生有了新的规划。也是在那时,他开始准备研究生考试。他至今仍记得,那时的他需要每天早上七点起床,直到晚上十二点才躺下,除了参加医院的进修,其余时间都花在了学习上。2011年,当考试成绩出来时,他“压根没看考上没考上,眼泪哗哗地就掉下来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顺利进入到辽宁医学院(现锦州医科大学)。刘朝亮的导师是武警总医院原心血管外科主任王奇。由于课题原因,刘朝亮被再次派往安贞医院,并因此结识了孙立忠教授,成为其联合培养的学生。

 

他仍记得第一次上手术台时的场景,与其此前经历的手术场景有些不同:无论是大血管手术的视觉冲击还是手术技巧带来的震撼,都给他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印象。这也让他更为喜欢这个专业。在安贞医院这个陌生的地方,他有幸成为了被允许独立管床的两名医生中的一人,这也让他备受鼓舞。直到今天,他都认为能够在心外科领域取得成绩与这一认可有着极大的关联。

 

工作

 

直到2014年,刘朝亮重新回到了山东省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山东省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最初在发展相关科室时,推出了爱心助医项目帮助无力承担治疗费用的先心病患者。在确保医院治疗质量,并控制医疗费用的情形下,山东省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迎来了手术医生队伍的增长,并迎来了巨大的发展——作为地级市手术数量却几乎与一二级城市相当。

也是在那个时期,刘朝亮几乎有两年的时间,没有见到过太阳。早早到达医院,很晚才能离开。一方面,当时心外科手术刚刚起步;另一方面则是患者数量太大,医生数量匮乏。而医生往往又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亲自书写病历。一天9台手术,刘朝亮往往需要参加4台。没有节假日也没有星期天,这几乎成为了常态。

2014年学成归来后,从心外科手术的理论到实操,他慢慢帮助医院步入了正轨。在手术时长方面,在全国夹层手术平均花费时长6小时左右时,刘朝亮最快的一次手术只用了4小时20分钟。而在没有理论支持的情形下,他曾目睹过患者经历17个小时的手术。“当时,你很难说清楚患者是否能够下得了手术台。”他表示到。

 

从2004年开始从医的刘朝亮,凭借多年的学习研究和临床经验,在心外科技术及手术理念等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并慢慢地在济宁医学院附属二院成为了心外二科医疗组长,副主任医师。

 

在学会中,他也兼任着多种职务。包括,中国医药教育协会心血管外科分会委员、中国医药教育协会心脏大血管外科分会委员、山东省疼痛医学会心脏大血管疾病青年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山东省疼痛医学会第一届心血管外科分会常务委员等等。

 

图片2.jpg

刘朝亮教授兼任的其他学会职务,还包括山东省老年学学会(健康教育)保健康复分会心脑血管病专家委员会委员、山东省医学会心血管外科学分会第七届委员会青年学组委员、济宁市医学会第六届胸心外科分会副主任委员等

 

在长达16年的时间里,他累计参加各种心脏直视手术及介入手术约4000余例,主刀完成瓣膜手术、冠脉搭桥及大血管手术约1000例,其中冠脉搭桥术约700例,大血管手术近200余例,并率先在鲁西南地区开展“分支优先”全主动脉弓置换技术,完成鲁西南地区首例急性A型主动脉夹层David手术治疗。而他尤为擅长的是心脏大血管外科疾病的诊治及心脏外科急、危、重症的抢救,包括重症心脏瓣膜病、冠心病、大血管疾病诊断和治疗等。近年,他的工作重心则转向了冠心病及主动脉外科的基础和临床研究。

2018年,其带领的团队完成的新技术项目“分支优先技术在主动脉弓置换中的应用”被评为院级二等奖,同年他被评为“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优秀青年医师”。2019年他更是参与由中国医药教育委员会心脏大血管专业委员会牵头制定的国家级《主动脉术式专家共识》中,进一步推动主动脉术式的发展。

 

心外科手术的高难度、高风险、高技术要求,让心外科医生面临着来自多方面的挑战,而成功手术、挽救患者生命,也让心外科医生感受到极大的成就感和幸福感。让他至今念念不忘的是一个孩子的眼神。一天傍晚11点,一名从县医院转诊而来的夹层患者,在抵达医院时出现了偏瘫。由于手术操作难度十分巨大,会诊时所有医生都在犹疑是否为其进行手术。患者身旁背着书包的10岁小男孩,困倦而又无助地拉住了他,问他什么时候可以给妈妈动手术。


那一刻,他深受触动。“孩子是无辜的。如果不为她进行手术,孩子以后就没有妈妈了。”当时,他就跟小男孩说会尽快为他的妈妈准备手术。那一次,他们在凌晨三点展开了长达六个小时的手术。在术后,患者恢复了肢体活动能力。那时,刘朝亮才敢放心地走向孩子,跟他说,“你看,妈妈好了吧!”

而就在不久前,他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那是一对相依为命的兄弟,哥哥尚未结婚,弟弟病重偏瘫,并陷入了昏迷。但哥哥执意抢救弟弟,甚至表示就算不结婚也得把弟弟抢救回来。对刘朝亮来说,如果弟弟不在了,哥哥往后的日子可能会非常的“冷”。脏器缺血的夹层患者最终在他的手术下获得了全新的生命。手术失败造成的社会影响,永远都不是他考虑的首要因素,“不做手术等待他的就是死亡,做手术还有活着的希望。活下来家庭才有希望”,他这样说到。

 

生活

 

与其他科室有所不同,心血管外科患者往往会在夜间10点左右发病,需要即刻安排手术,一旦错过最佳手术时间往往会面临死亡的危险。而其他疾病患者,则可以择期进行手术。

除了病人病情变化迅速,医生需要承担相当大的压力外,手术时长也十分漫长,对医生身体也会造成负担。

常常,刘朝亮刚刚到家就会接到新的电话,有新的患者入院,需要马上安排新的手术。手术往往会安排在1-2点,6个小时以上的手术时长更是家常便饭。

 

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在不断挣扎,心想下次不能再这样了。有一次,他甚至“连续三天没有怎么休息过”,“疲惫不堪地躺在床上,却无法入睡。整个人能够听到特别遥远的地方的声音。”而家人也时常劝告他,不要这么拼命,不要把自己也变成患者。

他不是没有想过放弃。刘朝亮的导师——武警总医院原心血管外科主任王奇,就是在2013年因为连续五天抢救患者过度劳累因病去世。但他仍旧过不了自己那一关,他始终无法忍心抛下患者,“我努力几个小时,可能患者的家庭就保住了。人命大于一切。我再努力一次,再熬一次就好了。”就这样,他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对他来说,既然做出了选择,就需要坚持。而挽救病人生命的成就感也在一步步推动他走下去。每一次,当他说“下次不要这么干了”的时候,一看到患者康复,“就又忘记了这件事情。”

 

新冠疫情期间,当其他人都避免前往医院时,他还是每天照常工作、出入医院。理想和追求促使他继续往前走。“需要你的专业介入的时候,你不要犹豫,你应该去(做事),因为你干的就是这个工作”。

 

在多年行医过程中,他也遇到过失败的案例。其中一名患者本身心功能较差。在术后血压较低,眼看着病情好转,但是却急转直下。在进入手术室解除心脏压迫,回到监护室后,患者还是离世了。因为病人去世,他无法安睡。他也尝试安抚病人家属情绪,但他始终认为无论后续如何处理,他都问心无愧。对于生命逝去,他仍旧会有低落,但生活需要继续,有更多的病人在等待着他。

除了常规的手术外,刘朝亮也经历过救场手术——在手术室中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时候,需要依靠他让一台失败的手术重回正轨。他甚至清晰记得每一场手术的场景,虽然大多数都是鲜血淋漓的场面以及所有人无助而又绝望的眼神。其中一次,刘朝亮身患重感冒。当时医院接收的一名夹层患者,出现了术中无法止血的情形,他不得不在凌晨拖着病体赶往医院。这场历经12小时的手术,最终以病人幸存为结果。

也是在经历了一场场救场手术后,他的心理素质变得更强。在手术过程中,即使出现失败,他会做的第一件事情也是总结经验教训,思考是否有需要改进之处,团队是否有欠缺与不足。

对于他来说,夜间被从家里叫出来前往医院进行手术,早已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尾声

 

在心外科建设过程中,新的变化在不断发生。目前,国内对医学生的培训在朝着规范化培训的方向发展。刘朝亮表示,对外科医生的认知与要求也在提高,“以往开刀的就是外科医生。但随着医疗技术发展,以往需要开刀手术进行的,未来通过介入手术就可以完成。对于外科医生的要求也变得更为全面。”

 

与此同时,国内也在开展心血管数据库的建设,更为重视循证医学、病人随访等等。由于有了规范化的数据,越来越多的论证及新的发现正在源源不断地涌现。

对于他来说,人才培养不可或缺。目前,他也在带领医生进行临床手术。“你想干心脏专业必须要有一个‘大心脏’,首先你得耐得住寂寞,因为心脏专业尤其是心外科,成长过程十分缓慢,也涉及较多环节,需要医生从头到尾不断学习”,“其次是需要医生具备医者仁心。你首先得想要做好治病救人这件事情。”

在培养人才方面,他也选择了不同的方式进行。他更多地将年轻医生视为合伙人关系,而非是上下级关系。年轻医生本身是为了追求事业理想,也是为了养家糊口,才选择成为医生。“教会年轻医生理论可以让他们少走弯路、少闯祸,也会从内心对你心怀感激。”刘朝亮说到。

目前,他所在的科室有20名医生,他带领的团队有着4名医生。为了更好地调动医生的积极性,他也为医生每年制定了考核目标,准备了明确的规划。当医生在某个方面表现出色时,刘朝亮会从物质和精神两方面予以鼓励。对他来说,这样才能让他们更为快速地成长起来。

而这些医生,也将在未来的手术台上拯救一个又一个的患者。就像他正在做的事情一样。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百康医疗是针对民营医院医疗器械耗材设备招商代理批发,以“全科室医疗器械”为主的直销性优质供应商,全国服务热线:400-027-9533 网站制作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